<em id="v5s9n"></em>

    <th id="v5s9n"></th>
  1. <ol id="v5s9n"></ol>
    1. <em id="v5s9n"></em>

      亲友给我介绍相亲对象,就像往流水线上放物件

      原标题:亲友给我介绍相亲对象,就像往流水线上放物件

      文丨王萌

      春节在家待了两天,我就赶紧离开县城老家回了成都。不是不珍惜和父母家人相处的时光,是催婚氛围太浓,让人心烦。

      但就算离开老家,也不容易清净。我妈还是会打电话问,昨天说的那个男的加你微信没?我说,没加。她就说,那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吧。挂了电话,相亲对象的资料就发过来了。

      我已经很抵触,完全不想去了解屏幕里那几行字背后的男生。

      我妈发给我的相亲对象资料

      盘点了一下去年的相亲对象,算得上认真发展的就有三位,都无疾而终。此外加微信聊了,吃过一顿饭后结束的,一位;加了微信,聊着聊着觉得不合适,就没见面的,两位;至于看到资料没加微信的,数都数不过来。

      合适是一拍即合的事,不合适也雷同得如出一辙。盘点没有用,就挑一个典型的讲吧。

      去年11月,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护士,985高?;だ碜ㄒ笛芯可弦?,在三甲医院工作,月收入估计有两万,在成都蛮不错了。

      男护士每天出入ICU病房,工作忙到飞起,所以加了微信也没怎么聊,聊也是相互问问“什么时候上班”“什么时候休息”之类,试图找个彼此方便的时间约出来见一面。

      终于等到一个周六,我俩都休息,下午他还去处理了一下房子的问题。他刚买了新房。等到他忙完,已经快晚上七点了,我们就一起吃了个饭。

      第一次见面,相互都觉得还行,就说那再继续了解一下呗。

      第二次见面,我们去他母校逛了一圈,然后看他打了场球,接着一起吃晚饭。

      第三次见面,是在一个周六,我从郊外开完会回城里,约好在省图书馆附近见面,我五点到,他七点到。然后我俩坐地铁,回到我家那边,在附近吃了个便饭,花了半小时,他就乘地铁回去了。

      然后,男护士就开始了疯狂地上班、倒班、加班,毫无规律,我完全摸不准他的时间安排。即便在微信上,也没条件和我聊天,他在无菌环境工作,上班时间不能带手机,只有中午休息的时候聊两句。微信往来通常是:

      ——我中午可以吃饭了

      ——好的

      ——(过了半小时)下午还要去上班,我补个觉

      ——什么时候下班呢

      ——不知道

      沟通大多仅限于此。这种平淡到无聊的对话陆陆续续维持不到两个月,最后,再也没动静,关系也就结束了。

      认真聊过的这三位,大抵就是这样。总有一方逐渐冷却,最后不了了之。说不清谁不满意谁,哪里不满意。反正就知道结束了,不删除好友,也没必要拉黑。这就是相亲的默契,停止聊天,就是结束。

      从2015年被介绍第一个相亲对象开始,相亲对象就这样仿佛在流水线上一样运转。亲戚、同事、朋友,特别是我妈,也如同往流水线上放物件一样,源源不断地给我输送相亲对象。而我,仿佛天天就坐在这儿等相亲似的。

      在我妈那儿,只要没谈恋爱、没结婚,就是不懂事。我有个表妹刚结婚并且怀孕,过年回家一大家人吃饭,我妈就对她妈说,“你看你女儿好懂事!”这当然是说给坐在旁边的我听的。当时我心里就猛翻白眼:结婚怀孕就说明一个人懂事吗?

      在家里,不触碰相亲话题,我跟我妈就还是“好姐妹”,只要一碰,就是六亲不认。

      一旦我妈试图要跟我聊,我就会立马发出警告,“如果你要跟我讲相亲的问题,你就不要跟我讲话?!庇惨牡幕?,势必以我大发雷霆收尾。我一生气,我妈就会觉得我在气她,可她又拉不下脸跟我生气,所以干脆就不提了。只是当我离家之后,还是会坚持不懈地在微信上推送相亲对象。

      我爸呢,跟我聊的都是国家大事和世界局势,从来不提相亲。唯一一次提及,他说:“你自己的人生,只要开心就好、身体健康就好。对象这个事,有当然更好,没有也没关系?!蔽也恢浪钦娴牟蛔偶?,还是作为爸爸不好聊这个话题。

      可是,我爸妈的婚姻,作为镜子,我从中看到的更多是婚姻的负面。

      我爸,非常大男子主义。他是一个好爸爸,或者一个好领导、好员工,但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。如果要在家庭事务和其他事务之间选择,他的第一选择肯定是后者。

      而我妈总是把家庭事务放在第一位。20多年来,她牺牲了所有的人际关系来服务这个小家庭。她放弃了自己的生活,没有朋友,没有打麻将、逛街、跳广场舞,同学会也从来不参加。周末、假期都只待在家,现在放寒假了,她也不出门,在家烤火、睡觉、看电视。我爸则满世界出门玩。

      他们两个人摩擦非常多。我爸是长期不理我妈,我妈则常常自说自话,得不到任何回应。如果我不回应她,我感觉她会得抑郁症。

      因此,我心底其实有很大的担忧,害怕我的婚姻也会如此。我也曾推心置腹地跟我妈聊这些想法和担忧。

      ——你觉不觉得你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,导致你都失去自我了。

      ——哎,我跟你爸这么多年都过来了。

      ——(很生气)那你觉得你跟我爸幸福吗?

      ——(沉默一阵)有什么幸福不幸福的,反正就是过日子。

      ——我很害怕陷入你们这种关系。

      ——哎呀,又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,你看还是有很多幸福的案例。

      ——(我给她举了身边婚姻不幸福的诸多案例)

      ——这种是世界上的少数。你还是要相信生活还是很美好的,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的……

      谈话总是这样周而复始,谁也没有说服谁。

      对于恋爱、相亲、结婚,我首先想到的确实都是负面。我会觉得,一旦开始谈恋爱,恋爱甜蜜的阶段终将过去,迎接我的将是感情消失后平淡无奇的日常;我会先脑补,结婚很多年后那些琐碎、心烦的家长里短和鸡毛蒜皮;到最后,越想越觉得麻烦;算了,还是单着吧。

      产生这种负面情绪的原因,除了父母的婚姻,还有网上总是看到“渣男”产生的对异性的不信任,还有身边层出不穷的失败案例??此?,我就会想自己以后是不是也会和他们一样婚姻失败。

      相亲结婚的套路也让我心生怀疑。双方把条件摆出来——差不多的话,就聊一聊——还OK的话,处上三五个月或者半年——好的,可以结婚了——然后,按部就班生小孩。如果够快,这一套流程,一年时间就能走完。以前跟我相亲过的男生,很多都已经结婚、生小孩了。

      这个过程太快了,我接受不了。我很疑惑:这么快相亲结婚的,他们真的互相喜欢吗?那么快地就生小孩,他们准备好了吗?怎么就那么轻易地跟另外一个人建立亲密关系呢?

      过年前跟我姐的一个朋友吃饭。上次见她的时候,我才刚毕业。这次她问我:“三年前见你,你在耍朋友;三年后见你,还在耍朋友?”

      她这一问,击中了我的要害。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走进一段长期的、稳定的恋爱关系里面去,却一直在各种各样的相亲对象里周旋?我也没有答案,不知道会不会有答案。

      (本文由当事人口述,陈墨编辑整理。)

      【“年话” 卷首语】

      又当新桃换旧符。在流动已成常态的时代,太多人习惯了漂泊,习惯了只有春节几天回到原生地,拥抱地理意义上的老家。在一年的多数时间,因为时空距离,我们常常意识不到和家人之间的各种观念差异,但在春节这几天,在“家”的语境下,我们不得不重新理解和定义“求同存异”。

      狐度工作室准备了一个春节策划,邀请几位年轻人诉说“年话”,聊一些他们过年会思考或会和亲人朋友谈起的话题,其中有对结婚、生二胎的困惑,有对春节总要回“老家”的反思,还有对故乡年味的重新认知。

      【往期回顾】

      “年话”之一:春节我回山东妻子回安徽,女儿的“老家”在哪里

      “年话”之二:30岁前漂过四个大城市,我已不再怀念故乡的年味

      “年话”之三:劝人生二胎,请先考虑这个很小但很重要的问题

      “年话”之四:听县中读书的侄女吐槽:宿舍睡觉翻身动静大也扣分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责任编辑:

  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  免费获取
      今日搜狐热点
      今日推荐
      10bet,10BET,10bo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